QQ在线咨询
ThinkSNS官网

为什么程序员是时尚界永远无法逾越的高山? |【经纬低调分享】

2017-12-09 10:42:54  浏览量 215  评论数 0
[摘要] 程序员的日常

之前有篇描述西二旗人生活状态的文章——《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教你如何活得像月薪五千》刷屏了朋友圈。这篇文章大概是说,西二旗人有一种独特的能力,那就是把明明高薪的日子过得看似很穷——一身优衣库,加起来不超过一千,消费升级到了Gap就不能再高了。


他们有着一个通过“穿衣打扮”就能判断出来的职业——程序员。


其实,在刚进入工业社会的时代,程序员的穿衣风格与上流社会不相上下。但随着上世纪六十年代“嬉皮文化”的兴起,休闲服饰逐渐取代了正装习俗。


在这个浮躁的社会,程序员就是一股“清流”的存在,对于工作性质是“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”的他们而言,带有社交属性的外在标签也就不那么重要了。


也正如那篇文章中所说:“大概在西二旗人眼里,人生的乐趣不需要从生活中获取——编程和工作带来的乐趣,就足够驱动着这群人,一往无前。”以下,Enjoy:


来源 / 大象公会(ID:idxgh2013)

作者 / 陶禹廷


是什么力量,让任何地方的程序员都享有「免于体面的自由」?


在今天的社会里,工程师往往代表着知识水平和社会地位。每当普通人听到这个头衔,总会报之以敬仰的目光:



但有一种工程师,虽然也是如假包换的高级技术人员,却很少能享受到和同类相近的社交待遇:程序员。



和工程师的耀眼形象不同,多数人眼里的程序员更接近于一群情趣干瘪的宅男,而非高智商高收入的精英群体。网络上嘲笑程序员的段子俯拾皆是,简直发展成了一种文化现象:



客观而言,这些评价并不公正。作为高级技术人员,多数北上广的程序员都能做到月入万元以上,毫不逊色于其他工程师或职业。大多数嘲笑程序员的人,实现阶层逆袭的可能性都远远不及。


▍由「极客学院」发布的 2016 年程序员薪资统计


不过,程序员群体遭到戏谑的原因实在也不难理解。其中最重要的因素,就是他们与自身收入和社会地位完全不匹配的服饰装扮。



而且,这种现象并非仅仅存在于中国:硅谷技术精英的固定装束,也早已引起美国人民的注意。


▍美国网络总结的硅谷精英日常着装


▍美剧《硅谷》(2014)中的程序员形象


程序员为什么穿得如此不讲究?这种鸡立鹤群的行业文化,又是如何形成的?




01

程序员,曾经的体面人


程序员平凡的打扮的确很难让人联想到头顶光环的工程师。因为自工业革命以来,凭借技术创新带来的财富,工程师们的服饰早不复为从前的中下层匠人可比。


在阶层分明的正常社会,社会审美风尚往往是向上看齐。作为新富阶层的工程师,很快就如同旧时代的贵族一样穿着考究,其绅士派头俨然与政客难分轩轾。


例如,发电机的发明人迈克尔·法拉第出生于寒微之家,但留下的照片却都身着礼服:



而出身农家,仅仅中学毕业的著名电气工程师维尔纳·冯·西门子,也总是一副上流社会的打扮:



同时期出身富商家庭的英国首相威廉·尤尔特·格莱斯顿,和法拉第、西门子的着装风格非常相近,很难看出双方存在什么阶级差异:



即便在电脑的发源地美国,早期程序员(或者说软件工程师)的着装也完全是上流社会的造型。


由于计算机程序的设计基础是数理逻辑,所以最早的软件开发人员大多为数学家出身。他们来自美国的各大名校,其学院历史悠久,无论师生都对穿戴正装习以为常。


▍1939 年的斯坦福大学旧照


▍1950 年代的普林斯顿大学,大部分师生穿戴西装上课。这种偏向舒适的风格被称为常春藤联盟风格,对美国主流西装文化产生重大影响 / 图片来自:LIFE


因此,在这批人物的活跃时期,早期程序员也都衣着体面,绝不会在着装方面遭到企业家、政客、金融从业者的鄙夷。


▍被誉为「计算机之父」的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约翰·冯·诺依曼身着正装站在计算机前


▍被誉为「人工智能之父」的数学家约翰·麦卡锡也是西装笔挺


02


体面人是怎样「堕落」的


然而,正是因为程序员与大学的紧密联系,导致程序员的着装文化发生历史性转折。


尤其是在以大学生为主体的「嬉皮士运动」中,学生们为了反抗既有的「传统秩序」,把传统着装体系中整洁、体面的绅士派头视为对个性和自由的压迫。休闲随性的便装和体现流行文化的奇装异服取而代之,在现代服装体系中的地位陡然上升。



如今,几乎没有哪个学生还会西服革履地前去教室上课,甚至老师们在讲课时也大多身着休闲装:



所幸的是,对于较传统的行业,职业着装已有行业惯例,学院时尚影响有限。即便藤校毕业的嬉皮士,一旦成为律师、医生或商务精英,还是该穿什么穿什么。


▍1970 年代初就读于耶鲁法学院的两位嬉皮士


然而,计算机编程却是与学院研究前沿关系紧密的新兴行业,完全不存在任何职业着装传统,因此给了新兴的高校着装文化可乘之机。


经历嬉皮士运动的老一代程序员,直接把学院着装带到工作当中,逐步形成独具一格的着装文化。例如 Java 编程语言的创始人詹姆斯·高斯林(下图左),其装束非常接近程序员的标配。



与之类似的,还有 C++ 语言的创始人比雅尼·斯特劳斯特鲁普,对服装品味同样不讲究。



程序员们随性的着装在经过数十年的积累和扩散后,给美国社会留下了一种独特的文化形象。上世纪 80 年代以来,美国电影里的「电脑高手」几乎都是一副自由散漫的扮相:


▍1993 年电影《侏罗纪公园》中的反派程序员


▍2007 年影片「虎胆龙威 4」中的黑客


▍电影「社交网络」中的程序员男主角,与一旁传统装扮的男子形成鲜明对比


而相比于见过世面但故意逆反的美国 geek,中国程序员的不修边幅更有底气。


1952 年高校改制后,中国高校提倡「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」,民国时代高校流行的西装和学生装都被革除。


当 1960 年代的西方大学生穿着奇装异服在大学里反对正装时,中国的大学生还穿着「劳动人民的服装」或「军装」。



这套传统的服装语言,在改革开放后迅速遭到淘汰,但体面的着装文化至今仍未能确立。穿背心拖鞋上课已是中国高校常态。


有趣的是,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第一代程序员,由于大多出身于传统技术行业,出于工程师「自觉」,反而是一副「复古之风」,普遍喜欢正装出镜。


▍机电技术员出身的「王江民」,作为中国程序员界的老前辈,留下的媒体照片几乎全是西装、领带、白衬衫、金丝眼镜


直到中国互联网行业开始快速发展,程序员与传统工程师的生涯轨迹偏离得越来越远,信科或软工专业的毕业生实现了高校到企业的直达,后来的几代程序员,在着装方面才逐渐赶上西方发达国家的「先进水平」。


03


穿正装,有什么用?


除了「着装文化」的影响,程序员不注重仪表的原因和工作性质也是分不开的。


程序员的劳动强度较大,对产品的不定期维护(升级功能,修正 bug)显著延长了他们的加班时间。沉重的工作压力导致许多程序员一直处于精神疲惫状态,顾不上保养自己的个人形象。



同时,由于全天候生活在一种「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」的社交状态下,程序员们自然也不需要注意衣着搭配。


一旦社交需求有所升级,程序员们并不会固守刻板印象中的邋遢形象。如比尔·盖茨这类公司老板,功成名就后,宅男气质迅速被商业精英的气息冲淡。


▍比尔·盖茨在 1984 年的办公照


▍比尔·盖茨「标准像」


谷歌公司的两位创始人谢尔盖·布林和拉里·佩奇,出席一些正式场合时也会以体面的西装示人:



反过来说,假如长期与世隔绝,那么即使你不是程序员,你的服饰品味估计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跌落到和程序员一样的水平,甚至更糟。


例如,在普通人眼中,狭义上的宅男(游戏宅、动漫宅)和程序员往往可共用同一张标准像,但二者的重合度远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高。



 


  • 分享到: